怀化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丈夫不幸脑死亡怀孕5个月妻子捐献丈夫所有

发布时间:2019-10-13 01:37:22 编辑:笔名

丈夫不幸脑死亡 怀孕5个月妻子捐献丈夫所有器官

他,39岁,来自重庆巫山,到玉溪生活已有7年。今年12月22日晚9点,为了给岳父母买点夜宵,他不顾工作一天的疲惫,骑着摩托车出了门,因遭遇车祸再也没能回来。怀孕5个月的妻子玲子(化名)说:“我丈夫平时乐善好施,我决定把他所有能用的器官无偿捐出来,让他的生命可以延续。等孩子长大,我会告诉他,他们的爸爸还活着,在某个地方看着他们长大。”

25日下午,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玲子一家人。这一天,距离2015年1月1日全面实行公民死亡后的器官捐献为器官移植唯一来源仅有一周。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孝顺善良的他就这样走了

他叫杨施杰,2007年,因父母双亡,他带着智障的弟弟来到云南玉溪投奔做生意的堂哥林景(化名)。

2012年初,经人介绍,他认识了玲子。这是位经历坎坷的女子,2010年,她的前夫意外身亡,留下了两个年幼的女儿。“他没有嫌弃我带着两个娃娃,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来到我身边,帮我挑起家庭的重担。”玲子说,婚后他们在林景的支持下,租了一家店面,做起了小生意。日子虽不宽裕,但一家人和和美美。

“我和妹妹从来不觉得爸爸是继父,他在外面给人干活后,别人给点什么好吃的都给我们带回来。爸爸自己总是舍不得吃和穿,却舍得给我和妹妹买衣服。家里做什么好吃的,总是留给我和妹妹,还经常骗我们说自己在外面吃过。他经常在我们吃完后,要一大碗白米饭,蘸着辣椒酱匆匆吃掉又去干活。”得知爸爸去世后,大女儿小雪(化名)和妹妹几天都不愿说话。

说起离世的姐夫,玲子的妹妹放声大哭:“这么善良的姐夫就这样走了!要是我姐夫不那么孝顺就好了,如果他不那么孝顺,就不会在干完一天工回家还担心我爹妈饿着肚子,硬是要骑夜车去买吃的。”

“老公是晚上9点出的门,9点半时我知道他出了车祸。从他出车祸到现在,我始终不愿相信他已经离我而去了。他怕我担心他对我两个女儿不好,都不打算再要孩子。这样的好人,就这样走了,以后的日子我真不知怎样过下去!”玲子说起丈夫,便泣不成声。

捐献丈夫所有器官

我想让丈夫继续“活”

玲子说:“车祸第二天,玉溪市的专家告诉我杰子已经脑死亡,救不回来了,我觉得天都塌了。之后,专家告诉我杰子符合器官捐赠的条件,并耐心解释了什么是器官捐赠后,我知道了丈夫还可以以另一种方式继续活着,我觉得我应该同意。因为丈夫生前常做好事,爱帮助人,与其变成一把灰,还不如让他继续活着。”

玲子的决定遭到了父母的坚决反对,但玲子在妹妹和林景的陪同下,强忍悲痛,做通了父母的工作。可这时,杰子的弟弟却不愿意了。“我父母已经不在了,这些年是哥哥带着我,我不能让哥哥再受伤!”单纯的弟弟认死理。

玲子又开始做弟弟的工作:“你哥哥已经走了,我会像你哥哥那样照顾你。如果他的器官让其他人活下去,那么我们至少也会觉得他还活在人世间的。我们不知道他会让谁活下去,如果有缘分,我们肯定会相见的。”小叔子在嫂子的劝说下,终于同意了。

看到这家人的大爱善举

市一院承诺承担医疗费

当杨施杰被转到可以器官移植的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后,院长李立马上召开了院务会。“当我知道他们家的大爱善举后,我觉得我们作为院方应该、而且是一定要为他们做些什么。”李立说。

得知玲子已经怀孕5个月,且有高血压病史后,担心连日来玲子忧伤过度,医院马上安排了一线专家为她检查身体。因为医院没有孕妇专用无副作用的降压药,李立安排药房一定要为玲子买来。李立承诺,从现在起到玲子生产,医院将全程为她开辟绿色通道,所有费用将全部免除。包括杨施杰受伤以后的治疗费等,都将由市一院负责承担。

家里的顶梁柱没了,一个身体本就不好的女人,将带着3个孩子和一个有病的小叔子生活。“从头到尾,玲子从来没有向我们提出过任何的要求。当她知道捐赠是无偿的,她也没有因此而犹豫。”第一人民医院OPO(人体器官获取组织)的工作人员很是感动。

据了解,临床上对虽有心跳但无自主呼吸,脑功能已经永久性丧失,最终必致死亡的病人,称之为脑死亡。只有在脑死亡的情况下,进行器官移植才有可操作性。换言之,根据脑死亡的标准,经OPO或专家鉴定为脑死亡后,只要家属同意就可以进行器官捐赠。

圣诞节晚上10点30分,玲子向丈夫做了最后告别,然后杨施杰被推进手术室,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专家在手术室中举行庄严的告别仪式。接下来,他所有能用的器官将被移植给需要的患者。

春城晚报 楚田

拼团小程序多少钱
小程序拼团功能
小程序开发需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