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踏天争仙 第三百八十章 献计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8:13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三百八十章 献计

此次会议极为机密,一般人是绝对不能参与进来的,毕竟如果走漏风声,传进方荡耳朵里面的话,那可是泼天般的祸事。

这个书生既然随着特使前来,就是有一定地位的存在。

显然殇国的那位特使也不大清楚自己的这个书生谋士要説什么,一脸惊讶的看自己的这个谋士。

就见那年轻人低下头在殇国特使耳边説了几句什么。

所有的人都齐齐将目光投注在了殇国特使脸上。

殇国特使闻言当即摇头,冷冷看了那开口的年轻人一眼,似乎觉得这xiǎo子胡言乱语,格外丢人。

殇国特使瞪了书生谋士一眼后,似乎才注意到四周的目光,眼瞅着众人都看着自己,殇国特使摇了摇头道:“多嘴多舌的腌臜货,没什么好主意。”

“浏阳君,现在我们所有的人都没有主意,哪怕不是什么好主意,我们也愿意听一听。”

“是啊,是啊!説来听听,没准能抛砖引玉,叫我等茅塞顿开。”

四周的各国特使纷纷开口。

浏阳君颇为着恼的看了年轻人一眼,diǎn了diǎn头。

年轻人有些紧张,清了清嗓子后道:“既然我们不能将方荡杀死,那么,我们不妨将方荡送去上幽界!反正只要将方荡送走就成了。”

年轻人的话语不是那么自信。

“荒唐!”不少特使闻言当即摇头,他们的反应和殇国特使浏阳君如出一辙。

但随后整个房间之中一下沉寂下来。

不能么?不可能么?集合八国之力,将方荡送入上幽界叫方荡成就金丹,真的不可能么?

“据説方荡已经开窍二百三十三枚了,修为速度快得惊人!”

一个声音在一片静悄悄中响起。

“方荡还掌握有真正的通天大道,只要没有什么偏差,那么他成就金丹境界应该不是梦!”

“三五年内将方荡送进金丹境界,似乎不是不可能。”

“就算方荡没有进入金丹境界,只要叫方荡开窍三百九十九枚,那么方荡肯定会闭关,不再会浪费任何修为玩命冲击天劫……”

“天劫一到方荡死活就和我们无关了,他活着,就去上幽界,他死了,那就更好了。总之这个家伙从此消失无踪,到时候我们诸国联合一起分割了洪国!”

“不是不可能!”

“很有可能!”

“最重要的是,就算方荡知道我们在算计他,也得欣然接受,因为我们没有害他,反而在帮助他!”

原本束手无策的一众特使们此时一下变得炙热起来,纷纷开口。

很快八国就达成共识。

一个月后,方荡在洪都中的居处外面来了八国使者,奉上各种能够帮助开窍的宝物丹药,后来甚至有修仙门派给方荡送去开窍的功法。

忽然之间全天下所有的人都对方荡充满善意,不论是修仙门派还是诸国,都把平时自己最宝贝的东西双手奉上,献给方荡,甚至有数个国家和门派专门成立了一个机构,就是到处搜刮能够帮助开窍的丹药宝物,一旦找到后,就八百里加急送到方荡的太子府。

方荡的家中变成了一座宝库,平日里价值连城足够修士们拼个你死我活的丹药现在丢得满地都是,各种功法秘籍被苦嫂拿去垫了桌腿儿。

方荡开窍的速度本来就够快的,有了这些丹药和宝贝,开窍的速度就更快了。

方荡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丹药背后包藏的祸心?但正如八国所料,方荡不能拒绝他们的恶意

方荡不是为自己收敛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对于方荡来説,只是锦上添花。

但这些宝贝,对于方气、方回儿还有洪靖,还有郑守等人来説,却是至关重要的宝贝。

不少丹药被母蛇蝎母女三人重新炼制,分解了药力后,成了郑守等人口中的零食,吃饭的时候撒上一把,喝酒的时候吃上一把,遛弯的时候当糖豆吃。

一时间方荡身边的人修行速度加快了的不知道多少倍。

半年之后,方荡开窍三百九十九枚,身上所差的就只有最后的十枚大穴。

方荡算了算,按照这样的修行速度他还真有可能在三年内成就金丹踏足上幽。

但方荡不打算在三年内成就金丹,他深切的怀疑冷容剑对他包藏祸心,虽然有承诺,但方荡从内心深处、直觉深处,深切的,饱藏恶意的不想履行承诺。

所以方荡决定休息一下,这两年多的时间方荡专注修行,和弟弟妹妹还有洪靖相聚的时间极短,现在是时候和他们好好团聚一下了。

叫方荡感到欣慰的是,弟弟妹妹还有洪靖修炼十年从丹室之中出来的时候,弟弟妹妹修为已经进入了练气期而洪靖更是已经开始开窍,洪靖这段时间吃了不少丹药,已经开启了三枚窍穴。

虽然洪靖追不上方荡的修为进度,但至少可以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方荡之所以一直都在为弘光帝开疆拓土做后盾,甚至住在太子府,完全是因为方荡觉得自己离开之后,洪靖等人需要有强力的保障,毕竟他方荡虽然救了整个人族,但没人对他感恩,甚至他的仇家实在太多了,简直遍地都是,方家号称十世大夫有恩天下,方荡更进一步,对整个人族每一个人都有恩惠,但即便如此,依旧有多得犹如繁星一般的人想杀他而后快。

他们杀不了他方荡,説不定就会在他方荡离开之后对他最亲近的人下手泄愤。

方荡决定,休息一下,用这段时间捋顺一下他能够想得到的仇敌。然后,将仇敌一个个拉出来,挨个宰杀!同时这也是对自己这段时间的修行的一种考验。

一般的修士到了开窍境界的时候基本上就要避免一切的争斗,因为之前无尽妖洞一战,不知道有多少开窍修士延缓了修为进度,更有许多修士从此和凝结金丹彻底无缘。

但方荡不受这条规则的限制,因为方荡无敌!

规则永远都是适用于弱者的,对于强者,规则就是狗屁!

随着方荡在修仙之路上越走越远,方荡变得越来越成熟,也越来越明白有些东西不能总是牢牢攥在手心中,因为那本就是攥不住的东西。

方荡可以容忍亲人朋友在自己的人生中死去,但却不能容忍他们因为他而死去。这是方荡的底线。

就在方荡准备走出房间透透气,随便找两个仇家杀一杀的时候,一个年轻人敲响了太子府的大门。

开门的是太子府中的xiǎo役,最近一年跑来敲门的实在是太多了,方荡在洪都的位置甚至超过了弘光帝,整个天下无论是修仙者还是各个国家都没有人敢对方荡不敬,方荡简直就是羊圈中的狼,甚至,方荡就是芸芸众生中的唯一神。

方荡家的下人如何嚣张就不必言述了。

方荡其实就只是住在太子府而已,平日都在修行,根本没有管教手下,也懒得管教,洪靖为了追上方荡的修行进步,更是比方荡还要努力修行,就更没时间管理了。

所以太子府的家丁都没什么好脾气。

开门的xiǎo役打了个哈欠,眼皮都没抬,随便説道:“东西留下人赶紧滚蛋!”

要不是方荡、叫他们将所有的礼物全都收下来者不拒的话,老实説,这些xiǎo役连门都懒得开。

那年轻人却干笑一声道:“我没有带礼物。”

xiǎo役一愣,这都一年多了,没有不带礼物来的家伙了,所以那个眼睛都懒得张开的xiǎo役不由得睁开眼睛上下打量这个xiǎo役。

仔细观瞧后,这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一个普通的书生。

xiǎo役反倒笑了,他看大门很少碰到新鲜事,日子无聊的紧,这书生来得新鲜,当即问道:“你这家伙干嘛的?”

书生腼腆的笑道:“我是方……太子的旧识,想见太子一面。”

xiǎo役眉开眼笑的道:“旧识?就你?来来来,你倒是説説,你是怎么认识我家太子的?”

xiǎo役直接坐在门槛上,一副泼皮模样,那样子,年轻书生若是不説出个叫他满意的故事来,他保证就要叫这年轻书生变得比寨子里面最漂亮的姑娘还好看!

年轻书生正要説些什么,此时一辆马车从远处驶来,xiǎo役远远地看到这马车连忙从门槛上跳起来,踹了年轻书生屁股一脚骂道:“滚蛋,今天算你运气好,鹰爷来了,不然我非叫你光着屁股爬出洪都去!”

年轻书生被踹了一脚,这一脚力度倒是不重,不痛不痒就是羞辱人。

书生被踹到一边,却也不走,就站在门口,伸着脖子观望。

此时那位鹰爷的马车已经到了近前,好一番气派,四匹枣红大马尽皆头套鹰盔,马车上鎏金错银富贵非凡。

那轿帘都是用云锦织就上面还缀满各色宝石,马车晃动轿帘却因为宝石缀着纹丝不动,富贵奢华。

xiǎo役一脸堆笑,xiǎo跑着上前,如同以往那般去捞轿帘,想要掀开轿帘,谁知这次不同往日,一只大脚从轿子里面伸出来,一脚就踹在xiǎo役的肚子上,直接将这xiǎo役踹飞出去,吐血好几口。

xiǎo役脑袋里面懵了一大片,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何往日极为和善的鹰爷会突然踹了自己一脚,还下脚这么重。

黑河治疗早泄费用
钦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镇江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黑河治疗早泄医院
钦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